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小说  »  满清伪皇后婉容的性爱状况
满清伪皇后婉容的性爱状况

满清伪皇后婉容的性爱状况


字数:0.2万

满清最后一个皇后婉容,进宫后与溥仪生活了两年,1924年因冯玉祥将军逼宫,婉容随溥仪出逃来到天津,随后又来到东北长春,在日本人的支持下,为虎作伥,做了伪皇后,一九四六年死在东北,终年四十一岁。

溥仪眼中的婉容在「满洲国」的时候,婉容因为时常跟一个姓李的「听差」接触,一来二去,就产生了感情。为避人耳目,两人很少当面说话,大多数是通过婉容屋里伺候她的一个老妈子来相互递信儿。

那个姓李的,在溥仪面前很「红」,极得溥仪的信任。过了许久,一个佣人向溥仪告发了这件内廷的丑事,在此前后宫中也有风闻,但溥仪不太相信。谁料到,婉容已经怀孕几个月了,纸里包不住火,但婉容就是不讲是谁的孩子。直到婉容与姓李的偷偷传递条子,被佣人悄悄送到溥仪面前时,他这才相信这是真的。原来,婉容跟那个姓李的听差虽然当面不怎么说话,只要他一到婉容的屋里,两人就以传条子的方式来确定时间约会。

据溥仪说,他拿到婉容看过的条子后,没有吭声。当夜,婉容与情人约会的时候,被事先预谋好的溥仪和心腹当场抓住。溥仪觉得丢了丑。事后,悄悄遣散了那个姓李的「听差」。

怎么处置婉容?这对溥仪来说,真是一个难题。大怒之后,溥仪提出「离婚」。日本「关东军」得知后,表示坚决不同意。日本人自然有日本人的算盘。据说,只是对溥仪说:哪儿有皇帝与皇后离婚的……当时,婉容态度非常明确:提出如果孩子生下后,要溥仪承认是溥仪的;如不行,生下孩子之后,要允许孩子悄悄放在外边养着。婉容说这番话时,一直在溥仪身旁跪着,而且长跪不起。溥仪对婉容的想法根本不加考虑,始终置之不理。

对于分娩下的孩子,一直有不同的说法。分娩的时候,婉容身边没有任何医生。只是在保姆的帮助下,生下来的。这个孩子生下之后,当时就死了。溥仪立即叫人把孩子扔到炉子里。发生在伪满内廷的皇后婉容通奸之事,据笔者调查,当时先后有溥仪的两名贴身侍卫与她发生了性关系。一个叫李体育,一个叫祁继忠。发现奸情之后,溥仪并没有像一些人传说的那样默不作声,而是当场「龙颜大怒」,声言要枪毙他俩,但背后却悄悄给了他们一笔钱遭散回家。李体育回了北京,后来在北京某中医院工作。溥仪特赦之后,在大佛寺附近——距李体育工作的中医院不远,还曾与李「狭路相逢」。溥仪与这位「情敌」不仅没有老拳相见,而且事后还去医院看过他,听说他生活不富裕,还接济过他——这就不是李淑贤所知道的了,而是医院的人透露的。据笔者到医院的调查,李体育在医院负责饲养用于试验的小动物,是一个恪尽职守的老人。他在医院人缘不错,经常讲笑话给大家听,人们戏称他是「李铁嘴」。有时,他拿出「皇后」婉容的照片给人们看,充满感情地回忆往昔岁月。然而,没人知道内中隐情——他与婉容曾有过的那一段风流故事。

在积水潭附近一座不错的平房里,我几经寻找访问了李体育的家庭。当时,他和妻子已去世,儿女都生活得挺好。街坊都说李体育是一个脾气温和的老人,家庭和睦,儿女也都挺孝顺。据了解,李体育在「文化大革命」中没有受到冲击,因人们不大知道他过去的历史。晚年他生活得比较平静,70年代初无疾而终。他的后辈给了我一张他与妻子年轻时的合影照片。看得出来,那时的李体育是风流倜傥的「帅」小伙儿。而那个祁继忠,结局显然不太理想。他拿到溥仪给他的遣散费后,没有回老家过宁静的生活,却去华北当了助纣为虐的伪军,欠下了血债。日本投降以后,祁继忠被镇压,成了荒魂野鬼。他与末代皇后的一段风流韵事也随风而逝……

「万人之上」未必有万人之乐溥仪在津过得很无聊

后来,父亲陪着溥仪又到了长春,不曾想,在那里父亲又再次目睹了溥仪的婚变。王汝彬说,「父亲说,伪满宫内对男女之事的防范和历代封建帝宫一样,有严格的规定,不许越雷池一步。可在内廷就不像外面那么严格了。溥仪有时和皇后同宿,早晨他没有起床的时候,就曾召随侍进去侍候。皇后、贵人有时也召随侍上去支遣。结果就在这个时期,溥仪的内廷出现了丑闻。父亲一直认为,这场悲剧的主要根源是罪恶的封建制度,而婉容只不过是个封建制度的牺牲品。父亲说,婉容是一个有一定文化修养的女性,可她长期在封建枷锁的禁锢下,过着玩偶一般的生活。她渴望自由幸福,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,这是必然的。但她没有文绣那样冲破封建牢笼的勇气,不愿意抛弃皇后的尊荣,这就必然酿成她自身的悲剧。而在当时,父亲基于封建传统观念,恨透了与婉容发生不正当关系的随侍李某某,认为他给随侍们丢尽了脸,要把他拉出去枪毙。吴竹亭说:」当初王简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,「也曾经提起,许多影视作品在这点上与史实有些出入。影视作品大多表现是溥仪有意置那个随侍于死地,而实际上是其他随侍要把李某某枪毙,并不是溥仪的意思。结果是溥仪制止了他们的这种想法。不知道是不是怜悯李某某跟随自己多年,最后将他放逐出了伪满皇宫,而将婉容用手铐脚镣锁住,囚禁起来。王简斋后来从她的房边经过时,常常能听到屋内传出的铁链拖地的声音,过了很长时间才拆下来摘自《中国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迷》第六部分明、清篇,第32节溥仪与婉容关系的彻底破裂是1935年发生了婉容与溥仪的随侍发生暧昧关系而致怀孕的事情。溥仪遭到」御用挂「吉冈安植的训斥,婉容也为此遭到溥仪的暴打,婉容在精神空虚中投入了侍卫李体育怀抱中。这件事激怒了溥仪,私生的孩子被烧死后,她精神失常。但溥仪仍然认为这是婉容不可饶恕的过错,从此将她打入冷宫。